银行“谈钢色变” 钢企最怕“一刀切”

去杠杆任务自上而下,好企业被摊派更多压降份额,劣币驱逐良币。 调研中,很多企业反映,银行对待一些行业一刀切的管理方式,令人非常担心。 银行“谈钢色变”,传统企业转型升级得不到应有...

去杠杆任务自上而下,好企业被摊派更多压降份额,劣币驱逐良币。

调研中,很多企业反映,银行对待一些行业一刀切的管理方式,令人非常担心。

银行“谈钢色变”,传统企业转型升级得不到应有支持。

河北唐山钢铁为了摆脱行业过剩产能对公司的影响,近年力推非钢产业,围绕钢铁主业先后发展了云计算、物联网、电气自动化、新能源等新兴产业,钢板切割,非钢企业已形成170亿—180亿元的收入规模。“现在银行去杠杆普遍一刀切,跟钢铁沾边的一律停贷、压贷,我们的非钢企业去银行借贷,只要一听是唐钢的公司,银行就很谨慎,发展非钢产业主要依靠我们的自有资金,这给转型升级带来了很大困难。”唐钢财务处副处长郭明举对记者说。

同样位于唐山的国丰钢铁公司今年关闭了北区3座高炉,压减产能200万吨,由此需要安置职工4000多名,公司以买断工龄方式,一次性支出资金超过3亿元,对公司正常现金流产生较大压力,加上银行信贷收紧,公司生产经营受到很大影响。“钢铁业买卖难做是普遍现象,但每个行业都有波动期,也有好坏企业之分,有人一股脑地认为凡是钢铁企业就有问题,导致银行谈钢色变,对整个行业的发展很不利,也不公平。”国丰财务部长侯春生认为。

据介绍,地方银行机构往往对企业比较熟悉和了解,对有竞争力的优质企业能保持信贷规模,但去杠杆任务是上级机构下达的,经常是对整个行业下达压降任务,而一些僵尸企业或已经形成呆坏账的企业无力还贷,反而导致正常运转的企业被摊派了更多压降任务。

南钢集团钱顺江认为,不能把过剩产能行业的企业都扣上“僵尸”帽子。有关方面对僵尸企业的定义并不清晰,很多银行还来问南钢是不是僵尸企业,甚至认为只要是钢煤企业就属于“僵尸”。目前大银行对每笔产能过剩行业贷款都要求上报总行,省行还能掌握南钢的经营情况,但总行的审批人员可能并不了解。最怕的是,有些企业已出现问题,银行想收贷款却收不回,就开始压缩一些还在正常经营的企业贷款。这样一来,劣币驱逐良币,会使好的企业死掉,差的企业还在。

“我们也希望对优秀的企业提供支持,但现在总行对钢铁煤炭有着严格的限额管理,并通过信贷管理系统锁定这些行业的贷款审批,很多时候我们也没辙儿。”某大银行唐山分行负责人表示,作为基层分行,需要严格落实金融政策和总行信贷要求,钢板切割,对于好企业,只能是一户一议,单独进行信贷调查,争取给予信贷支持。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1560375860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283232963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六,8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