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家鼓动马钢柳钢合并

“武钢和宝钢重组,是基于钢铁去产能的考虑。”6月26日,发改委主任徐绍史达沃斯论坛上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“可以看到一个事实,宝钢在湛江有一个新建的钢铁基地,武钢在防城港有一个新建的钢...

武钢宝钢重组,是基于钢铁去产能的考虑。”6月26日,发改委主任徐绍史达沃斯论坛上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“可以看到一个事实,宝钢在湛江有一个新建的钢铁基地,武钢在防城港有一个新建的钢铁基地”。

资料显示,宝钢的湛江钢铁项目和武钢防城港项目分别在2012年获批开建,舞阳钢铁 ,但这两个千万吨级的钢铁项目地理位置上相距不过200公里,产品结构也雷同。国家发改委批复文件显示,湛江项目以华南汽车、家电、机械和建筑等行业用板材以及船用板、管线钢、优质碳素结构钢为主要品种,而防城港钢铁基地项目产品主要为满足广西和东南亚市场汽车、家电制造所需的热轧薄板、镀锌板彩涂板等中高端板材。

“宝武合并,这两个项目就可以合并到一块进行产品的分工,避免自相残杀,减少盲目竞争。”中国冶金工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海民在接受《证券日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
他指出,中国钢铁行业化解产能过剩、提升行业集中度,多年来一直强调的都是全国钢铁行业或者前十家钢企的集中度,“但按照我最近两年的研究,钢板切割,这其实不是太重要。我认为应该重视形成区域市场的龙头和重点产品的龙头,这样才能真正起到减少过度竞争、同质化竞争的作用。而这样的市场结构对行业恢复正常状态也是有好处的”。

在其看来,宝钢和武钢的战略重组后,新的“巨无霸”不仅能够成为长江中下游和南方区域市场的龙头,也能成为硅钢和汽车板产品的龙头。据了解,合并之后,宝钢武钢合计占据全国取向硅钢产能的71%、高端取向硅钢产能的近90%、高端汽车板的近60%。

“在钢铁行业里,一个产品的市场占有率能达到50%以上的,效益都不错。”刘海民道。

至于有人担心宝钢和武钢合并是否会在区域市场形成垄断,他表示:“现在世界经济一体的情况下,一方面我们的进口市场是敞开的。另一方面,区域市场也没有一个明确的边界,如果有龙头企业在区域内搞垄断高价,其他区域市场的竞争对手就会过来,克服运输距离的成本,从而抑制垄断。”

这位钢铁行业资深专家因此进一步认为:“位于南方、长江中下游的其他钢铁企业,在条件成熟的情况下,也应该积极加入到这个集团里,譬如马钢柳钢等。”

国企改革深水区试点 重组路径将创新?

而随着宝钢和武钢宣布“在一起”,双方将如何缔结这桩“婚姻”也成为市场各方关注的焦点。

目前,央企合并有两种比较典型的样本,一是像南北车这样,体量相似、业务高度重合的两家央企通过“对等合并”的方式组建成中国中车(601766,股吧);二是像五矿和中冶一样,中冶整体并入五矿,成为其全资子企业。

“应该是与此前和主要客户或合作伙伴的交叉持股组合尝试新路径,毕竟宝武虽同处钢铁行业,但产品类型、客户群体等还是有较明显差异。”香颂资本执行董事告诉《证券日报》记者。

就在宝钢和武钢宣布战略重组不久前,6月21日,武钢股份曾发布公告称,武钢集团将所持的武钢股份5亿股股份,无偿划转给中国远洋运输(集团)总公司。武钢集团称,这是为了深化双方战略合作,促进生产经营长期稳定发展。而在6月17日,以相似的理由,中国石油宣布,将6.24亿股A股股份无偿划转给宝钢集团。

“宝武重组是国企改革深水区的试点,无论是前期宝钢与中石油的交叉持股、还是武钢与中远的交叉持股,都说明在经济下行、需求疲软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无力改变产能过剩的时候,唯有打破原有改革思路和企业格局才有可能实现瓶颈突破,目前国企改革面临的都是不好改不易改的硬骨头,以往简单合并的模式仍然无法改善企业生存的环境,只有通过交叉持股加强产业端上下游的资本纽带、通过行业内高低捆绑协作,才可能真正实现落后过剩产能的削减或转移。”沈萌道。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1560375860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283232963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六,8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返回顶部